【娇妻肉宴】(01-02)【作者:明媚的忧伤】
 字数:9082
  
   序曲:娇妻的新婚肉宴
 
  今天是七夕,也是我和艺娟的新婚之夜,同是也是我开放娇妻肉体的盛宴。 
  这个晚上,将会有三个男人一同享用我美艳娇妻的处女肉穴,而我,则在一 边如实记地录下这整个过程,并在今后的日子一遍遍地回味这美妙的感觉。 
  我和艺娟相识於毕业前的一年,那年我大四,她大三,一次图书馆的邂逅, 让我们相识了对方,后来几次接触,我们的感情慢慢升温,渐渐发展成恋情。毕 业后,我在本地创业,开了家小公司,为别人做外包程序,刚开始由於初入行, 事业几经挫折,家里能投入的钱都投了个精光,而她毕业后则和我一起奋斗。 
  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守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一起咽鹹菜配饭,我们四处奔波 到处拉业务,没日没夜,昏天黑地。慢慢地,我们事业进入正轨,经过三年的发 展,公司越做越大,至今已有上百名员工。期间,我们这对患难夫妻的感情也持 续升温,马上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终於在今年的七夕,我们遍邀了亲朋好友, 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而今晚的娇妻肉宴,则缘自於我们民族的一个奇特婚俗:处女娇妻的肉体在 新婚之夜让多少男人享用,家庭就能幸福美满多少年。按族里的风俗,取三三之 数,也就是说,在新婚夜里,至少要让三个男人肆意玩弄我老婆的肉体,我们的 幸福才能绵延至永远。而这也是在我们谈恋爱的过程中,我始终没有佔据她肉体 的原因,因为她的处女穴,我要留着在新婚之夜遍邀别的男人来品嚐。
 
  当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娟始终无法接受这个风俗,后来还是我神通广大的 老妈出马,用自己的切身体会不断给她做思想工作,她才勉强接受。事实上,因 为这条族规的规定,我们这一族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淫妻瘾,我自然也不例外, 因此,对这一天,我内心甚至有些小期待。
 
  按照族规,娇妻肉宴的场地必须在婚房之内,这就限制了我们不可能乱找素 不相识的男人过来。而这种事情也是耻於见人的,我们族人因为这一风俗,人口 百年间不断减少,同族的在国内极为稀少,也不好找。最终费尽周折,我们才凑 齐三人之数。
 
  周正雄,程序员,也是我们公司的标准宅男,目前只有24岁,毕业后就一 直呆在我们公司,和公司一起发展壮大。因为他的宅男属性,性格内向、不擅言 谈,所以至今仍没有女朋友,每日只能对着电脑撸,这是娟物色的人选。 
  老鬼,30来岁,仪表堂堂,有家室,生了一对儿女,是一个长期混迹於夜 店的淫棍,擅长玩弄女人。业务关系认识的,数年交往,人品可靠。
 
  大标,普通上班族,有家室在京工作,偶尔来渝一趟,也是相识数年之久。 
  婚礼过后,我和娟静静的坐在新房中,娟紧张的坐立不定,我握着她的手, 轻声安抚她。终於,敲门声响起,我让娟去开门,她紧张得迈不开步,我用眼睛 给她鼓励,她才磨磨趁蹭蹭的去开门。当他们三人进来的时候,娟连忙跑回我怀 里,脑袋埋在我怀中,头都不敢抬。
 
  我又拍拍娟的香肩,安抚了她一阵,起来给他们泡茶。我们喝完茶,又聊了 会,老鬼和大标的眼睛开始不停地往我老婆身上转。婚礼刚过,娟穿着大红的出 门服,类似旗袍的款式让她的胸部高高耸起,坐下后,雪白的大腿更是露出一大 半,而他们的眼神也次次不离她的胸和腿。老婆给他们瞧得满脸羞红,头越低越 下,差点顶到胸口。
 
  还是老鬼久经考验,开口打破这僵局:「嫂子,你看,不早了,要不我们开 始吧?」大标也在一旁帮腔,只有小周仍很紧张。
 
  老婆差得不敢回话,我连道:「好好好。」带着他们三人进入婚房。
 
  进入婚房,老婆双腿并拢坐到床沿,手紧紧的拧着,放在大腿上。老鬼和大 标则一人一边坐在她旁边,只有小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乾着急。我则忙着摆 弄DV,准备录下全程。
 
  一切准备就绪,按流程,我必须在他们三个男人中选出一人为老婆破处。但 我刚一开口,老鬼和大标就急着自我推荐,纷纷表示想光荣的成为为我老婆破处 的第一人。我看老婆仍紧张的坐在那,遂道:「老婆,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放开 点,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
 
  事实上,我知道娟很难放开,除了小周外,老鬼和大标对她都是陌生人,要 她在两个陌生男人和一个日常同事面前脱光衣服,露出未尝示人的处女肉穴任他 们玩弄,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现……现在脱……吗?」老婆因为紧张,声音都有点沙哑。
 
  「嗯,反正早晚也要脱的,脱吧!」我又鼓励她。
 
              娇妻肉宴(2)
 
  妻子只好硬着头皮把裙子慢慢地往上掀起,两条修长的双腿渐渐完全裸露出 来,犹如象牙雕刻一样的雪白大腿闪着迷人的光泽,当裙子拉到大腿根处时,妻 子白色的三角裤是如此通透,根本无法挡住高高隆起的阴阜和雪亮的阴毛。 
  随着妻子脱下内裤,顿时,房间内一片吸气声,由我都不由自由的呼吸急促, 那神秘的三角洲以及雪白的大腿根部隐藏着鲜嫩粉红的处女肉丘,毫无遮掩的暴 露在她的新婚丈夫及三个男人的面前。
 
  由於未经人事,那两片淡红色的娇嫩丰满的肉质嫩唇仍紧紧的闭着,掩盖着 那玉门。一颗晶莹通透的水珠在灯光的照射下,正由穴口缓缓的往外滴着。 
  妻子的处女穴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是如此的美丽,但今天,这美丽的 处女穴并不属於我,而是属於别的男人。而我,身为她的丈夫,却只能等别的男 人在她身上肆意享用,任由他们粗壮的肉棒在我妻子的处女穴里狂搅硬操,并注 入满满的精液后,才有机会插入妻子那灌满精液的阴道。
 
  正当我魂游天外,老鬼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上去,双手抱住妻子圆润的雪白屁 股,嘴巴凑到她粉红的嫩穴就是一顿狠舔。
 
  妻子猛地一震,老鬼的舌尖已经勾开她粉红的嫩肉,直插入嫩滑的穴口,然 后在穴口来来回回的舔弄。
 
  妻子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但还是强忍着小穴被舔弄的快感,不叫出声来。 这时老鬼又空出一只手,伸向她挺立起来的阴蒂,「啊……」妻子咬着牙长腿直 抖,不由自由的叫出声来。
 
  强东看老鬼上阵开始玩弄我妻子的肉本,他当然也没有闲着的道理,也扑到 我妻子的身上,大嘴一张,就盖住妻子的圆润小嘴,妻子浪叫还没出声,就让他 吞到肚子里。
 
  强东一边吸着妻子的小嘴,两只手也没有闲着,手忙脚乱的解开她的扣子, 然后把奶罩一拉「噗」的一下,一双不安份的奶子就跳了出来,妻子的奶子比其 他女人的坚挺许多,雪白的双峰上两颗红樱桃煞是可爱,双峰随着娇躯抖颤而动 荡不已。
 
  强东一看妻子的奶子露出来了,马上不管不顾的大嘴就凑上去,含住一个乳 头啃咬起来,另一只手抓住雪白的奶肉,揉圆搓扁起来。
 
  「哦……」一声长长的呻吟,妻子的骚水汹涌而出,喷得老鬼满下巴都是。 老鬼可能是不想浪费这丰沛的水份,大口大口的吃着妻子的美穴,舌头不断的在 她嫩滑的嫩唇上舔弄,把骚水全数吞下去。
 
  我看着妻子气喘吁吁,无助的躺在床上,任两个男人吃玩啃弄,真是难为她 了,人生的第一次,就被两个男人这样同时玩弄,特别是小穴还被啃着,居然还 能一声不吭。
 
  「喂喂喂,犯规了犯规了,还没选出谁来破处呢,你们急什么急?」我一看 这样下去不行,和周正雄把他们两个拉开。
 
  他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妻子雪白的肉体,我们四个聚在一起,商量由谁来给 妻子破处的问题。
 
  老鬼道:「要不大家来竞拍,谁出的钱多谁就给嫂子破处!」
 
  这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周正雄抗议了:「不行,这样娟姐不是变成妓女了吗? 出钱就能干?」敢情妻子在周正雄眼中还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可惜他的女神 马上就要在三个男人轮奸了。
 
  「猜拳决定吧,赢了的帮我老婆破处,这样最公平!」
 
  「好」「三人纷纷赞同。
 
  「石头」「剪刀」「石头」「剪刀」「布」「布」
 
  很不幸的,周正雄先败下阵来,看来他错失了帮他的女神破处的机会。 
  然后是强东也败下阵来。
 
  老鬼成为最后的赢家。
 
  「哈哈,嫂子,看来你命中註定要由我来帮你破处,话说你的小穴真美味, 现在轮到我的大鸡巴来尝你的小穴了。」
 
  妻子听他说得这么淫荡,羞得整张脸都埋在枕头里。
 
  「哦,看来嫂子喜欢让我从后面破处?哈哈」
 
  老鬼三下两除二的脱光光,挺着18公分的大肉棒,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向 我赤裸的娇妻。
 
  我和另两个失败者则静静的围在床边,等着看妻子被破处这神圣的一刻。 
  老鬼爬上床,把妻子的屁股往上面提,纤腰恶狠狠的往下压,再分开她的双 腿,这样子,我那新婚妻子用一个极其淫荡的姿势把她湿淋淋的肥穴整个的暴露 在他面前。
 
  这时候,他一只手压着妻子的纤腰,让她保持屁股高翘的淫荡姿势,一只手 扶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在妻子粉红的肉唇上摩擦了两下,对准嫩穴,狠狠的一贯 而入。
 
  可是妻子处女的阴道口又小又窄,一时间却插不进去,大龟头象小拳头一般 插在晶莹的穴口,两边的嫩肉被挤向两边,使得阴埠高高隆起,好看极了。 
  我一边看得肉棒硬得跟铁一样,裤档高高的隆起来,特别是眼前这个正在被 别人操的女人是我至爱的娇妻,更是让我兴奋得差点射出来。
 
  久经沙场的老鬼也不是第一次帮处女开苞了,经验极其丰富,只见他拨开妻 子的白嫩的屁股,腰力再一推,整根大阳具便顶破妻子的处女膜,送入妻子娇嫩 的腔道内,约进了一半,妻子微微皱了眉,嘴里闷哼了一声,只见老鬼顿一顿, 便说:「没被操过的逼就是不一样!真够紧的!」
 
  「陈兄,好好看着我操你老婆吧!」
 
  只见他的臀部微微一缩,又挺进一寸,他就这样不断的顶、缩、顶缩,整根 大肉棒都插入了我妻子的小穴。
 
  「赶紧来拍嫂子的处女血!」他大吼一声,把大肉棒整根从娇妻的肉穴里快 速的退出来,和肉棒一起退出来的,除了淫水还有殷红的处女血,我和强东一人 手拿摄像机,一人手拿相机,赶快把这难忘的一刻摄录下来。
 
  「老婆,你终於让别的男人操了」一股热血沖上我的额头,我整个头发都发 麻了。这一刻终於发生了,我美丽的妻子,在我这个丈夫的面前,挺着雪白的屁 股,被别的男人从后面开苞了。我不失时间的把镜头对准娇妻淫穴里潺潺流出来 的处女血,连拍了好几个特写。
 
  「陈兄,亲眼看着自己的新娘妻子给别的男人破处,给别的男人操,爽不爽?」 好像知道我有淫妻瘾一样,老鬼不失时机的捧场。
 
  「爽,爽」
 
  「嫂子,我的大鸡巴大不大?干得你爽不爽」
 
  妻子这时候哪敢回答,在丈夫的面前给别的男人操这种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全 身像煮熟的龙虾一样都泛红起来,脸更是死死的埋在枕头里,一声都不敢吭。 
  老鬼见她不吱声,肉棒从穴口又猛的捅了进去。
 
  妻子身子一震,浑身颤抖着,老鬼可不管她的反应,双手一只手一只抓住妻 子的手臂,把她整个身体往后拉,屁股一耸一耸的,尽情的操弄着这个美艳的新 娘子。
 
  老鬼刚开始插进去后缓缓的抽动,让妻子的淫穴慢慢适应他的肉棒,这样过 了几分钟后,老鬼的动作越来越快,干我妻子的力度也越来越狠。他耻丘和妻子 屁股不断的撞在一起,淫荡的「啪啪啪」肉体撞击声不断的响起。
 
  妻子被他双手拉着狂操满足的仰起头,享受着老鬼粗壮的肉棒一寸寸的刮过 敏感的穴肉,然后直抵花心的快感。但出於害羞,她仍紧闭着双眼,紧咬牙关, 死死的忍着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强东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裤子一脱,跑到床头,大鸡巴直接往妻子的 嘴里凑去。紫黑的龟头不断的摩擦着妻子娇艳的红唇,妻子哪见过这阵仗,吓得 直躲,无奈手臂给老鬼抓着,下体淫穴如潮水传来的快感又让她浑身酥软,实在 没有力气反抗,眼睁睁的看着强东的大鸡巴挤进自己的嘴里。
 
  强东把鸡巴往我妻子的小嘴里挺了挺,双手按住她的面颊,道:「嫂子,来, 吃我的鸡巴,很好吃的,吃一次你以后都想吃的!」
 
  妻子这时候已经被老鬼干得失了神,迷迷糊糊的伸出舌头低头便舔了一下龟 头,觉得味道鹹鹹的,又舔了两舔。
 
  强东看了就说:「嫂子,吃鸡巴也是有技巧的,来,我教你。」
 
  「先把帽子边缘舔一圈……喔……对……就是这样……中间那条马眼缝流出 来的水要舔乾净……对……对……有点鹹没关系……来……把整个龟头都含住… …来……把嘴张开……对……就是这样……含进去……吸一吸……里面有好吃的 ……把里面的甘露吸出来……对~~做得很好…………嗯……乖……然后把龟头 吞到你的喉咙……把整支都吃进去……来……喔……」
 
  「嗯……对……不要用牙齿……咬……吸,对对就这样,……嗯……很好… …嫂子很聪明喔……整支鸡巴把他吸住……来……开始上下吸……让鸡巴在你的 嘴巴里进进出出……」
 
  而我那聪慧的美娇妻,居然在他的指导下,在自己丈夫面前,吃别的男人的 鸡巴吃得津津有味。实在太刺激了,我实在忍不住褪下裤子,一只手拿摄像机拍 下妻子给两个男人前后奸淫的场面,一只手握住自己铁一样硬的肉棒撸动起来。 
  「哎呀,陈兄,要不我先让个位,让你和嫂子先打一炮?我们稍后再操她?」 
  「不用不用,今晚我老婆是你们三个的,你们随便操,我只看,我只看。」 在民族风俗和淫妻瘾的共同作用下,我连忙拒绝。
 
  老鬼闻言,挺着肉棒又狠狠的操了我妻子十几下,依依不舍的把鸡巴从她的 淫穴里退出来,道:「嫂子,你看陈兄忍不住了,我呆会再操你,让陈兄先爽爽?」
 
  妻子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我们发呆。 
  「哎呀,老鬼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继续操她吧」
 
  「好吧,嫂子啊,你老公让我继续操你,那我继续操你了哦?」
 
  妻子仍不作声,老鬼捉狭道:「不肯?那我可不敢干!」
 
  我在心里暗赞老鬼懂风趣,对妻子道:「娟,叫他干你吧,老公等他们干完 了再干。」
 
  「我我我……」妻子我了半天,也说不出口让男人操她的话。
 
  「来,放开点,干都让他干了,有什么不好说的。」
 
  「呜……」强烈的羞耻感让妻子娇躯不断的颤抖,在四个男人的视奸下,下 体的淫穴不断的收缩着,居然高潮了。淫欲战胜了理智,她乾脆大声浪叫起来: 「干我……求求……你了……快点来操我,我是骚货,我的骚逼要你们来干…… 快……用你们的大鸡巴来操我……」
 
  「骚货,要你老公操你还是要我们操你,说!说清楚!」在这淫荡的气氛下, 老鬼的本质暴露无遗。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掌狠狠的拍打着妻子雪白的嫩臀,没 几下,妻子的屁股已经红通通一片了。
 
  「呜……要……要你们操我,不要老公操我,让老公在边……边上……看… …,看我给你们操……操我……快来操我……让我给你们生野种……呜」 
  「很好,操死你这个骚货。」
 
  老鬼捉住妻子的细腰,屁股像装上了电动马达一样,粗长的肉棒挺得笔直, 次次直贯到底,火热的大龟头次次顶开妻子的深处软肉,次次直挺宫口。把我那 妻子干得直翻白眼,第一次被男人操就遇到这样强劲的对手,我真担心她应付不 过来,给活活操晕过去。
 
  不过事实证明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被老鬼这样狠操了几百下,妻子好像慢 慢适应了老鬼粗大的肉棒,开始挺着圆润的翘臀对挺起来,慢慢的沉浸在淫欲当 中。
 
  只见她的嘴角不断的流出口水,粉嫩的屁股被老鬼撞得一片嫣红,秀眉紧皱 眉,双手死死的抓着大红色的床单,努力承受着老鬼的狂插,随着老鬼粗黑肉棒 在她的淫穴里进出,一股股的淫水被带下来,顺着湿透的阴毛滴到床单上,不多 时,就弄湿了一大片。
 
  「陈兄……嫂子真是极品骚货,看这骚水流的,以后你可有福了。」老鬼一 边操我妻子,一边夸奖她。
 
  「过奖过奖,既然她这么骚……你们今晚就多干她几次,不要留下遗憾。」 我一手拍摄,一边手淫,感觉马上就要射出来了。
 
  老鬼又猛插了几百下,妻子被他操得仰高螓首,眉头紧皱,小嘴拼命的张开 吸气,翘臀疯狂的向后挺动了几下,浑身一阵僵硬,一股清澈的泉水从淫穴里直 射出来,我真是爱死她了,她居然被老鬼干得潮吹了。
 
  「哦……这骚货夹死我了……我快射了……强东……准备接位」老鬼被高潮 的妻子嫩逼一夹,骚水一烫,感觉也挺不住了,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直射 入妻子的子宫,满溢的精液从两人交合的部位不断的流出来。
 
  「唔,我也射了」在老鬼射精的时候,我也同时射了出来,不同的是,老鬼 是把精液射入我老婆的骚逼,而我这个正牌的丈夫,却不能射到自己妻子的身体 内,只能射到地板上。
 
  当老鬼把软掉的鸡巴从妻子的淫穴里退出来放开妻子时,妻子已经无力支撑 身体,软绵绵的趴在床上。
 
  老鬼一退出鸡巴,强东马上压到我妻子的身上,由於刚被老鬼操完,此时妻 子的穴口仍张得大大的,强东早已硬得像铁柱一样的大肉棒不费吹灰之力就捅入 她的淫穴。
 
  但是这个姿势并不能让强东的肉棒太过深入她的阴道深处,强东插了我妻子 十几下,就把妻子整个人翻过来,然后把妻子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到肩头上,双手 扶着她的纤腰。
 
  感觉到下体骚穴里传来的空虚感,妻子不安的扭动了几下。强东低头往妻子 的下体看去,只见她嫩滑的两片阴唇已经整个充血鼓了起来,淫水混合着老鬼灌 在她阴道里的精液仍在汩汩流出,好一副淫荡的画面。
 
  强东晃动着臀部,对准了她的水蜜桃,蛮模的顶了进去,妻子淫穴里正在往 外流的淫水和精液又被重新压了进去……
 
  「哦……」「妻子发出充实的呼喊:」使劲肏我……「
 
  随着强东腰部的前进,龟头如巨舰舰首,劈开妻子阴道壁层层叠叠的软肉, 深深挺入那她湿滑的腔道当中,带给妻子无穷的欢乐。
 
  妻子闭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颤抖的鼻音。鸡巴蘸着她的蜜液,快乐的一点 点挺入她那紧密柔软的阴道。快乐是因为那阴道细腻的环环缠绕,使强东从鸡巴 的顶端一直酥麻到进入她体内的末节,这种电流一般的快感又以下腹部为中心, 瞬间分佈他的四肢百骸,全身仿佛都浸泡在温水中,每一个毛孔的舒畅不已。 
  强东用力冲撞着妻子,这种大入大出的抽送使妻子娇喘连连,她忍不住呻吟 起来:「嗯……」雪白大双腿有力的绞紧了强东的腰部。
 
  「吻我!嗯……我要你……肏我……吻我……」这一刻妻子忘记了自己的身 份,忘记了老公正在边上看着别的男人在操自己,只想要拼命的索取,只想要身 上这个男人奋力耕耘她,使用她。
 
  强东紧紧的抱着她,吻她的头发。忽然间她仰起脸,紧接着一对柔软火热的 唇便压在了强东的唇上,强东心神俱醉,立刻回吻着她,一条湿润濡滑的小巧的 舌头,带着兰麝的清香,鱼一般游进了强东的口腔。
 
  强东的舌头先是轻触她的舌头,进而追逐、纠缠、吮吸……她的舌头带着令 人迷失的香甜,使强东欲罢不能。
 
  强东一边品尝着我妻子甘甜的香津,一边屁股打桩机一样快速的抽插。 
  看着眼前在疯狂做爱的妻子,我能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一阵阵的兴奋,呼吸 开使急促起来,刚刚射完精的肉棒也再次硬了起来。
 
  这时候我无比的想把强东拉开,让我顶替他的位置,去体验一下妻子紧窄湿 热的骚穴的美妙滋味。但是我不能,这是今晚第二个干我老婆的男人,还有第三 个还没上场,只有他们滋意享用完我老婆后,我才能插入我老婆的身体。 
  「唔……好舒服……干我……使劲干我……」床上的妻子忘情的呻吟声,浪 叫着,她一边呐喊着,一边伸手在自己细緻柔腻的乳房上揉搓抚摸,纤纤玉指也 不断地捏弄着乳头。原本睁开的双眼,也变得半开半合,最后妙目紧闭,朱唇微 启,陶醉在被男人操逼所带来的如潮快感中。
 
  强东虽不如老鬼勇猛,但胜在持久,妻子被他压在身下足足干了半个小时, 雪白的娇驱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津津湿淋淋的,一头秀发也被汗水全数打湿, 贴在她的脸上、颈上。
 
  强东看她骚浪得迷人,搂着她纤细柔韧的腰肢,放开力气耸动腰臀,一波比 一波勇猛的抽送,快感如同水库的蓄水,在强东的抽送下渐渐高涨。在享受层层 肉摺蠕动挤压所带来的快感时,他分出一分气力守着精关,用尽其余的力量冲击 着她,不断的变换角度和力量,协调节奏。
 
  「啊……啊……哥哥……你肏死嫂子了……嗯……嗯……鸡巴好大……好有 劲……啊……啊……我……又……又要丢了……丢了」
 
  妻子的蜜穴顿时又是一阵挛缩,一阵阵爱液蜜汁从下体张开的小嘴的蜜唇内 向外喷溅出来,她全身越发剧烈地颤抖,思维被性快乐淹没,一双修长的玉腿紧 紧的钳着强东的粗腰,白皙的后背猛地向上弓起,美目紧闭着发出一阵比一阵高 亢的淫叫。
 
  强东知道这是紧要关头,深吸了一口气,每次都是深深的刺入,直碰到花心 时再徐徐拔出,然后又是一口气深深刺入。妻子的双手紧扣着他的脖子,不断的 纽绞着腿:「啊啊……又,又这样干……啊……就是这样……不要停……快一点 ……嗯……」
 
  妻子的身体在强东的狂操之下,一点一点地移动着,头已经探出了床边,悬 空梗着。乌黑油亮的头发垂下去拖在了地板上,随着冲击颤动。
 
  妻子是那种高潮来的比较快的女人,被强东操的这半个小时里,她足足高潮 了三次,强东保质保量的深深抽刺了几十次之后,在她的要求下渐渐加大了力度 和速度,一轮猛攻之下,妻子紧紧的搂抱着强东,浑身颤抖,柔软的阴道不断的 收缩蠕动,纤细的腰肢蛇一般扭动着,迎合着强东的动作,忽然间她咬紧了牙, 浑身一阵颤抖,强东知道她又一轮高潮来了,立马给了她暴雨一般的又一阵冲击, 「嗯……丢了……啊……嗯……」
 
  妻子就这么紧紧的抱着强东,既不让他再动,又不让他拔出来……
 
  过了好一会,妻子才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强东抬起头,看着她带着满足的神 情。这一刻,强东突然想要强烈的佔有她,这样迷人的尤物居然是别人的老婆, 如果是自己的老婆,能够天天干着她,佔有她,那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不由出言调戏她「嫂子,我干你爽还是老鬼干你爽?来说说。」
 
  妻子刚刚来了几轮恐怖的高潮,浑身就像被抽光了力气一样,有气无力的伸 手轻轻的打了他一下:「一群死相,人家被你们弄得都快死了,还要取笑人家。」 
  「哎呀,嫂子被我们操得这么爽,要是陈兄不能满足她,嫂子天天来找我们 干她,那陈兄不是很吃亏?哈哈」老鬼也加入调戏的行列。
 
  这主意也不坏啊,以后经常带妻子去给他们干的话。我暗想。
 
  「一事不烦二主,嫂子,既然你的处女逼被老鬼破了,那屁眼的处就让我帮 你也破了吧。」刚干完我老婆的骚逼,强东又打上我老婆处女屁眼的主意了。 
  「也好,反正早晚敢要被人破的,那我老婆完整的第一次,你们都拿走吧。 等你们操腻了,我再来干她。」说首这样自虐的话,我感到更兴奋了。
 
  「你们好坏……」初尝人事的妻子,被老鬼和强东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所征服, 现在满脑子都是淫荡的思想,哪会想起要反对。
 
  强东让一边看呆的小周躺在床上,又扶着我妻子,坐到他身上。
 
  妻子无师自通,半蹲在小周下身,一只手扶着小周的鸡巴,顶在穴口,一边 研磨着,一边慢慢的沉下身子,把他整根的鸡巴都吞入淫穴。
 
  「哦……小周的也好大——啊,慢点,慢点……不要急……你顶太深了。」 
  小周早就忍耐不住了,在房间里一边看着心目中的女神被两个男人肆意狂操, 一边揉搓着硬挺的肉棒,现在终於可以插入了,等妻子的淫穴一套入他的肉棒, 他马上就把屁股由下至上一顿猛挺。
 
  鸡巴撞击臀部的「啪啪」声和「滋滋」水声再一次欢乐的在新房里交织着。 
  由於妻子的阴道刚被两个男人的肉棒高强度的摩擦了近一个小时,此里阴道 里面不断嫩滑无比,而且温度惊人,小周刚插了十几下,被我妻子的淫穴夹得舒 畅无比,差点也射出来。
 
              (未完待续)